欢迎来到 - ebook美文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诗歌大全 > 诗歌大全 >

励志诗歌没人能替代汪国真

时间:2018-06-18 04:26 点击:
励志诗歌没人能替代汪国真 “当年写诗,我没想到会写出一个‘汪国真现象’来;现在我也不关注诗坛。”汪国真说,“因为我觉得要超越自己,很难。”

[摘要]“当年写诗,我没想到会写出一个‘汪国真现象’来;现在我也不关注诗坛。”汪国真说,“因为我觉得要超越自己,很难。”

全景汪国真:在励志诗歌上没人能替代他

今天(2015年4月26日)凌晨,诗人汪国真去世,享年59岁。你还记得汪国真吗?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他的诗歌风靡全中国,成为一代人的青春记忆。2007年夏天,我第一次见到汪国真,是在北京民族饭店里约他做个访问。后来在不同场合又有几次会面,汪国真给我的印象是健谈、和气,并不回避围绕他的一些争议和质疑。毕竟,诗歌最火的年代早已远去。很多人对汪国真爱之若狂,拜为偶像;也有很多人嗤之以鼻,“这也算诗?”风流云散,诗人逝去。以下是我曾写过关于汪国真的文字,与活页读者一同追寻关于诗歌的青春记忆。

汪国真:关于诗歌的青春记忆

天将晓

同学醒来早

打拳、做操、练长跑

锻炼身体好

全景汪国真:在励志诗歌上没人能替代他

1979年春,汪国真在《中国青年报》上第一次发表诗歌,获稿费2元,欣喜若狂。那年,他刚从工厂走进大学不久,是执着地给各种报刊投稿,又不断遭遇退稿的文学青年。1990年春,《年轻的潮》全国大卖,汪国真成为文学青年的榜样,诗歌为他带来每十行80元的稿酬,当时已属高价。2008年春,汪国真开一辆别克君威,穿梭诸多社交场合,面带微笑,心态平和,俨然成功“转型”的书法家、作曲家。30年过去弹指一挥间,他领一时风骚,亦曾是众矢之的,如今悄然转身,好像一切都与己无关。

“当年写诗,我没想到会写出一个‘汪国真现象’来;现在我也不关注诗坛。”汪国真说,“因为我觉得要超越自己,很难。”

手抄本到畅销书

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“朦胧诗”大潮,90年代初期,诗歌这一文学体裁,正在走下圣坛。

“海子死了,汪国真诞生,这是1989年以后中国文学所发生的最富戏剧性的变化。”学者朱大可认为,1989年诗人海子卧轨身亡,一举带走了农业时代的诗歌真理,伴随着中国经济向全球敞开大门,诗歌市场化的潮流也势不可挡。“海子不过是少数校园理想主义者的圣经,汪国真才是热爱生活的广大女学生的起居事典。”

这一潜在的流行趋势被孟光发现了,1990年,他是北京学苑出版社的编辑室主任,妻子在一所中学教书。有一天妻子告诉孟光,她上课时发现有的学生不认真听讲,偷偷摸摸地在抄什么东西,一问才知道,这些中学生们在传抄汪国真的诗。

“汪国真是谁不知道,可是学生们这么喜欢,连课都不听了,可见不一般。”孟光敏感地意识到,这里可能存在着巨大的商机,马上组织人手开展市场调查,居然发现不少书摊和书店的老板都反映,经常有买书的人来问,有没有汪国真的书。发现了市场需求,孟光立刻决定,找到这个汪国真,给他出诗集。

汪国真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“开玩笑吧”——他大学毕业后分配至中国艺术研究院工作,业余写诗投稿,在《辽宁青年》、《女友》等杂志开专栏,尽管已经发表了不少作品,却从来没想过能出书。“那几年出版诗集是非常困难的,通常都是作者自费,因为卖不动啊,出版社不会为你冒赔钱的风险。”汪国真说,出版社找上门来,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。

孟光则认定自己挖到了一座金矿,他给汪国真开出了三个条件:最快的速度,最高的稿酬,最好的装帧。只要汪国真点头,保证一个月内让诗集面世。实际上只用了23天,样书就送到了汪国真手上。

“最高的稿酬”有多高?“当时报刊发表我的诗,十行给40元,他们给我80元,翻了一番。”汪国真说。

此前,汪国真在杂志上开的专栏,也是读者“催”出来的。时任《女友》杂志总策划的崔鹏飞告诉汪国真:“好多读者给我们写信,希望多看到你的文章,甚至把你已经发表过的文章又寄来推荐。你干脆开个专栏吧。”汪国真说好啊,就想了好几个专栏名字,“一叶白帆”、“哲思小语”之类,崔鹏飞都觉得不太理想。“最后干脆就叫‘汪国真专栏’得了。”汪国真就这样成了《女友》的第一个专栏撰稿人。

《辽宁青年》也请汪国真开专栏,这本杂志以励志类文字为主打,在年轻读者中拥有很高的阅读率。汪国真的诗歌通俗易懂,主题大多很“阳光”,正契合了当时青年人的心理需求。汪国真说这些诗完全是自己的真情流露,比如他的代表作《热爱生命》,写作时汪国真已年近而立,自觉事业无成,感情也没着落,亟需振作。这首诗经历两次退稿后,发表在一本叫《追求》的杂志上,继而被1988年第10期《读者文摘》作为卷首语刊发,同年的《青年文摘》也转载了该诗。很快又有作曲家谱曲,把这首诗拍成MTV在央视播放,演唱者是解晓东。

年轻的风潮

对出版市场而言,1990年被称为“汪国真年”。

4月,汪国真把第一本诗集的书稿交给孟光。5月,《年轻的潮》由学苑出版社出版,《北京晚报》发布了一条简短的消息:“诗人汪国真首部诗集出版。”可当天书还在运往各大书店的路上,汪国真去逛王府井新华书店,发现柜台上贴着条子:“汪国真诗集未到,何时到货不详。”汪国真好奇地问书店售货员,贴这条子什么意思。售货员不认识汪国真,说:“谁知道这汪国真是谁啊,反正问的人太多了,麻烦,干脆就贴一条子。”久寻未果的读者们急了,一群人包围了学苑出版社,让孟光大吃一惊。

此后一发不可收拾。《年轻的潮》紧急加印五次,首版印数15万,又经几次再版,共印了60余万册。出版商们开始争抢汪国真,《年轻的风》、《年轻的思绪》、《年轻的潇洒》等诗集,连同花样繁多的《汪国真诗文集》陆续上市,“汪国真风潮”开始席卷全国。在上海南京东路新华书店举办的一次签售活动中,汪国真一个上午签掉四千多本书,卖光了书店的库存,还有很多读者在排队等候。7月4日,《新闻出版报》把汪国真诗集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,文艺类独此一本。10月,北京高校出现汪国真诗歌朗诵热,并迅速向各大城市蔓延,学生们还流行把汪国真的诗句写在贺卡、笔记本上馈赠朋友。还有诸如《年轻的风采——专访汪国真》之类的评介性书籍也纷纷出笼,都卖得不错。“诗文集出了五六十种,别人研究赏析我的书就有16种。”汪国真统计过,这些书的盗版还有数十种,“加上盗版总印数大概有一两千万。”

汪国真单位的传达室本来只有一个工作人员,后来因为每天要收到上百封读者来信,实在忙不过来,只好增加到三个人。

数量庞大的汪国真读者,是些什么样的人?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